□宋紅勝李九賓劉澤方
  閱讀提示|在新鄉市牧野區人民法院訴訟大廳的隔壁,有兩間辦公室,經常滿屋子的人。他們憤憤而來,歡喜而去。這裡是“人民陪審員訴前調解室”,有四位“常駐”陪審員就在這裡辦公。在過去一年裡,有56個涉及“三留守”案件還未走到開庭階段,便在這裡圓滿調解結案。
  為快速、高效地化解農村“三留守”人員在撫養、贍養、婚姻家庭、財產等方面存在的突出問題,2012年6月,該院特意在這裡開通了維護“三留守”人員合法權益訴前調解綠色通道,以“時間短、效率高、和為貴”為原則,優先做好維護“三留守”人員合法權益工作。“快速、徹底、省錢”,讓牧野區法院陪審員庭前調解模式,贏得了群眾的廣泛贊譽。
  9年耕耘,退休職工成為全國優秀人民陪審員
  2005年5月8日,全國首屆近3萬名取得資格證書的人民陪審員走上崗位,新鄉市七五五廠退休職工翟希順就是其中的一名。在牧野區法院工作9年來,他參與陪審的案件有2000多件,被評為全國優秀人民陪審員。
  1995年,李女士經介紹和周先生認識,很快就結了婚。婚後,周先生髮現妻子沒有生育能力,態度大變,稍不順心就對李女士非打即罵。2010年3月,周先生將李女士打出家門,兩人分居。2011年2月,李女士向法院提起了離婚訴訟,法院據情判決不准離婚。接到判決書後,周先生又將李女士打出家門。去年夏天,李女士再次提起離婚訴訟。
  翟希順為了調解這個案件,吃了不少苦頭。因為周先生不接電話,翟希順只好親自過去。“從我家到法院十幾公里,從法院到他們村要十幾公里,我騎著舊電動自行車過去,返回半路就沒電了,只好蹬著回來。那幾天老下雨,有一次還把我淋到半路了。”翟希順來回跑了四五趟,總算是調解結案,雙方自願離婚。
  事後,李女士非常感謝翟希順,“總算跳出火坑了”。
  情系“三留守”人員,人民陪審員各顯“神通”
  今年58歲的韓吉梅,退休前是新鄉市牧野區婦聯主席。長期從事基層工作和婦女工作的她,對婚姻家庭案件調解有著豐富的經驗。
  “在婦女維權方面,婦聯確實做了很多事情,但是維權方式略顯蒼白無力。自從我接觸了陪審員這一工作,感覺這是一個很好的處理糾紛的方式。”2005年,韓吉梅成為牧野區法院陪審員隊伍中的一員。
  曾經在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擔任庭長職務的張建芳、李喜良,退休後也加入到牧野區法院陪審員的隊伍中去。由於具有專業的法律知識和豐富的審判工作經驗,調解案子對於他們來說,更加得心應手。
  去年12月份,牧野區法院提前完成了陪審員“雙倍增計劃”,選任陪審員人數從22名增至100名,達到該院在職人數的3倍以上。
  開啟辦理案件新模式,提升結案質量和效率
  省時高效、成本降低、加強溝通,是牧野區法院院長耿梅紅針對陪審員訴前調解“三留守”案件總結出的三大優勢。
  2012年6月4日,牧野區法院設立了人民陪審員辦公室,並配備辦公設施和書記員,賦予陪審員未進入訴訟程序時訴前調解的職責。
  緊接著,牧野區法院又下發《關於規範人民陪審員職責的通知》,構建陪審員常態化、規範化的訴前調解機制。對於債務糾紛、婚姻家庭、鄰裡糾紛、撫養贍養,涉及“三留守”、農民工案件,簡單交通事故等小額訴訟案件,人民陪審員可以進行庭前調解以及獨立調解。調解方式有辦公室調解、巡迴調解和案發地點調解,陪審員可根據具體情況決定。
  “受理案件後,由立案庭選取部分案件交由陪審員調解,如果調解不成,再轉由相應庭室辦理。”耿梅紅說,牧野區法院共有一線民事法官13個,去年一年受理民事案件1500餘件,人均每年辦理案件120多件。讓陪審員參與訴前調解,大大緩解了“案多人少”的審判工作壓力。
  “人民陪審員來自群眾、瞭解群眾,熟悉鄉土民俗和社情民意,很容易獲得訴訟當事人的信任。”耿梅紅認為,將糾紛解決於訴訟之前,使糾紛化解於萌芽狀態,有利於促進社會和諧。另外,訴前調解解決問題的速度快、徹底,因而更受當事雙方的青睞。
  “去年有一個撫養權變更的案子,如果按照審判程序,要用一兩個月,但是我當天上午就調解成功了,雙方都很滿意。”翟希順告訴記者,訴前調解較訴訟調解更快捷、簡易。調解一般都在15個工作日內完成,調解成功的,當事人既可選擇簽收人民調解協議書,也可選擇由法院審查後出具民事調解書再進行簽收;調解不成的,案件會迅速轉入訴訟程序,當事人無需另行申請。  (原標題:“編外法官”巧辦案訴前調解化糾紛)
創作者介紹

gf22gfmo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